涂作潮陈列室
Tu Zuochao Exhibition
Tel+86 13901338382
涂作潮简介
目录和广告
文献和故事
被湮没的英雄
视频和音频
出版物名录
评论和留言
联系我们
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揭秘

根据李白烈士的真实故事而摄制的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片长1小时4959秒。1958年首映至今56年了,至少7亿观众,其中不乏技术人才和好奇者,他们的问题是:

主人公李侠为什么抱着卧室内的收音机上楼去收发报?主人公右手抄报,左手微调着同一台收音机的频率旋钮;在日寇即将闯入前的刹那,女主人公为什么抱着那台收音机跑下楼,放回卧室?莫非这台收音机是收报机吗?

主人公历经日寇8个月的监禁、刑讯后获释。在那个敌伪对于抗日志士“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的时代下,难道主人公不招认是共产党倒反而能获释吗?

对于以上问题的简单答案是:主人公用的那台收音机,平时是收音机,而在电台操作时,则临时变成了收报机。这是影片没有讲出的主人公获释的技术原因是:日寇起获了发报机,但是没有收报机,因此无法构成现行电台的证据。影片也没有讲出的主人公获释的政治原因,那就是,主人公的保人居然是日寇卵翼下的汪伪政权的三把手周佛海。

如果各位有兴趣知道详细的答案,就请各位进入我们的《电影<永不消失的电波>揭秘》节目。

从技术上讲,收音机和收报机的相同点是它们都能接受信号。然而收音机接收的是来自广播电台的差幅波,而收报机接收的则是来自某特定发报机的等幅波。两者的根本区别在于:收报机有接受等幅波的差频振荡器,而收音机没有。如果想让收音机收报也可以,那就得在收音机中加装差频振荡器。影片中的差频振荡器是外接的。主人公把收音机当收报机用的时候,临时连接这个外接差频振荡器。但是,影片没有交代,在主人公家里很有限的地方,日寇在抄出了发报机的同时,是否抄出了这个外接的差频振荡器?差频振荡器通常由一个电子管,若干电阻、电容和线圈组成。主人公即使把这个外接式差频振荡器变没了,那么,他也当作收报机用的收音机上,仍然留有和差频振荡器连接的痕迹或者装置,诸如插座,如影片所示。现在的问题是,主人公的差频振荡器到底在哪里?

让我们随着影片的展开,去揭示那段已经尘封了近80年的秘密吧。

12’42”:

    经过长征到达延安的老红军报务员李侠接受了新的任务:去上海秘密电台工作。

李侠的真名是李白,1910年生于湖南浏阳,曾用名李霞,李静安,1925年入党,1930年参军红军,1931年和其他19名学员一起,在江西中央苏区参加了第二期无线电训练班。李白在3个月的训练班学会了收发报,也就是报务技术;他和大家也学习了一些基本的机务技术,即电台或者是收发报机的工作原理,保养常识和故障排除等。

训练班的机务老师是涂作潮。涂作潮是湖南长沙人,13岁开始学徒做木工,1920年参加工人运动,1924年入党,1925年留学苏联,19281929年间在列宁格勒伏龙芝军事通信联络学校的无线电速成班学习了10个月,1930年到1931年在中共中央特科任机务员和机务教员,19313月从上海来到江西,自此结识李白。

涂作潮此后是红军材料厂厂长兼红军通信学校机务班的老师。1934714日李白曾经专门向其上级请示,继续在涂作潮那里多学些机务技术。因为战事紧张,工作繁忙,未能如愿。

涂作潮于1937年元旦潜入上海。李白于193710月潜入上海。上海地下党负责人龚饮冰指示涂作潮把精通报务的李白培养成也精通机务技术的全能人才。1939年冬天,涂作潮在上海威海路338号开办了福声无线电公司(幸福的声音),以修理收音机作掩护,制作、维修、隐蔽中共在上海的多处秘密电台。涂作潮的公开身份是老板兼师傅,李白的公开身份是账房先生兼学徒。1940年,涂作潮在培训李白期间发明了本文的主题无形收报机:用一根10厘米长的普通细电线,临时充作差频振荡器。这恐怕是全世界最廉价的间谍收报机了。作者迄今为止还没有在国内外查询到1940年或者之前的相同或类似发明。1941年秋,李白出徒。师傅制作了留给徒弟的礼物:发报机和无形收报机,以及全套的机务技术。

李白牺牲于194957日。1949527日上海解放。194910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958年,涂作潮在向编剧详细介绍了李白的情况的同时,亲手制作了和当年实际电台完全一样的截至电影主人公被日寇抓获时的道具发报机,无形收报机和电键。涂作潮还给影片做了一个假道具真实历史中的李白并不使用的,然而所有经典无线电或者所有科班无线电都必不可少的差频振荡器。为何如此,我们稍后叙说。

2651

平时是收音机的无形收报机出现在李侠和何兰芬的卧室中。

2733

    收音机的后盖是打开的,而且面向观众。这个场景向观众明示:这是一台在当时全上海至少几千户人家都有的普通收音机,没有与众不同之处。李侠切开蛋糕,取出藏匿于其中的电文。

2805

何兰芬左右环视,李侠抱着这台收音机走上阁楼,进入工作密室。背景处的煤油炉是李白在威海路338号用过的原物。

29’00

李侠接通发报机电源。试发报机。

29’03”

李侠把分立的差频振荡器和收音机连接,有两条连接电缆。这让懂行的观众一目了然:一根是供电电缆,另一根是信号电缆。也许,再仔细一点的观众会问:这个差频振荡器耗电无几,似乎没有必要用这样粗的供电电缆。同时,信号电缆也没有必要这样粗。就算是为了防止杂波干扰,信号电缆用了屏蔽式编织盔甲电缆,也用不了这样粗。借用一句有失尊敬的古话是欲盖弥彰。

这个差频振荡器就是涂作潮做的假道具。李白烈士的故事是真实的。但是李白用的无形收报机却是绝密。试想,全中国至少有几百万部家用收音机。如果大家看了电影之后,所有的家用收音机都有可能临时改装成收报机,那将是一种什么情景?但是,如果没有这个假道具来证实李白的收音机的秘密,电影在技术上就无法取信于民。

假道具差频振荡器就放在收音机上面。这在影片中出现多次。   

2950

李侠检查发报效果,也检查收报效果。收音机上的差频振荡器很显眼。

历史真实中的李白,实际做的是:把一根大约10厘米长的细铜丝,用一个上海每家每户晾晒衣服用的竹夹子,临时夹到收音机中频放大电子管的屏极,也就是中频放大的输出端,引出若干465千周的中频放大信号。这个竹夹子应该是干燥的,否则,潮湿的竹夹子也导电,会造成事故。这个细铜丝的另一端,接近中频放大电子管的栅极,或者输入端。请注意,这是靠近,而绝对不是连接。如果连接,则造成机器的短路或损坏,乃至人身事故。在接近的角度和距离适当时,由此引发中频再生,造成中频放大电子管的也是465千周的二次振荡,于是乎一个临时的也是无形的差频振荡器就形成了。经典的或者科班的差频振荡器的工作频率就是465千周!

 这个中频再生如果过强,则啸叫声淹没了信号声;如果过弱,则无法形成465千周的二次振荡,进而形成收报功能,来捕捉本来就细微如蚊蝇嗡嗡的信号声。如果李白没有机务技术,仅仅是一个技术娴熟的报务员,也无法驾驭这个世界上最廉价的无形收报机,因为经常会顾此失彼。

3000”

    和延安联系上了。李侠露出笑容。

30’47”

    李侠开始发报。

3103”

延安收报

32’16”

    李侠断开差频振荡器。关闭收音机。

    影片没有展示的历史真实中的李白,则是卸下这根10厘米长的细铜丝,关闭收音机。

32’31”

李侠工作完毕。把收音机抱回卧室,放在桌子上。

3306

    收音机正面又面向观众。言下之意很清楚:刚才的收报机完全恢复成普通的收音机了。

43’38”

    影片中第二次收发报的情景。差频振荡器还是在收音机上。发报机的发射管相比收音机中的电子管,明显偏大,说明发报的输出功率在20瓦以上。

历史的真实是,此时的发报功率已经降到了7.5瓦。发射功率越小,暴露的几率越低。涂作潮做道具时,既要让内行看得真实, 又不肯暴露当时的真实的输出功率是7.5瓦。输出7.5瓦的发射管,用普通的收音机管子已经够用了。

43’47”

    天气变化,供电电压变化或者机器在工作时的自身变化,产生了频率漂移,进而使得接收信号变弱。于是,李侠右手抄报,左手微调收音机的电台选择旋钮,也就是微调无形收报机的工作频率。

     历史真实中的李白,此时要做的是:或者调整那根细铜丝的位置和角度,或者调整收音机即无形收报机的频率旋钮,或者两者兼而调整之。总之,临界状态的中频再生效果最好。

4450”

远处传来警车的警报声。但是,危险并未靠近。何兰芬怕发报机散发的热量烤着李侠,要搬开发报机。李侠制止。

4453

李侠再次查看差频振荡器,并微调此时是收报机的收音机。

4506

何兰芬给李侠扇扇子,递送铅笔。

4633

李侠发报后,收报。收报顺利,面露微笑。

4718

搬家后,开设的掩护用的字号是幸福的生活的福生无线电行。历史的真实情况是,1939年冬到1941年秋,涂作潮和李白师徒在这处地点的字号名称是幸福的声音的福声无线电公司。1941年秋,涂作潮夫妇和两个孩子搬离位于威海路338号的福声无线电公司后,李白夫妇留在福声无线电公司继续经营。

4947

第三次操作电台场景。收音机上仍然是那个差频振荡器。何兰芬在收发报。日寇分区停电,搜查秘密电台。

5350

情况紧急。何兰芬把收音机迅速抱下楼,放回卧室。

5433

闯进来的日寇摸着仍然散发着余热的收音机问:半夜三更听什么收音机?说明几分钟前,这台收音机的确使用过。

    影片中没有揭示的秘密是,日寇闯进来前的刹那,李白松开了那个竹夹子,把那根10厘米长的细电线或者从窗户扔出去,或者就丢在什么地方。于是,那个临时的差频振荡器就荡然无存了。而无形收报机也变回普通的家用收音机了。

5543

日寇抄出发报机。找到了电台的一半证据。作为李白电台的另一半证据的差频振荡器,影片没有涉及。在影片的查抄场景中没有出现那个差频振荡器。历史的真实是,当时就没有这个差频振荡器。真正的差频振荡器,也就是涂作潮发明的无形收报机的秘密,就是一根大约10厘米长的细铜丝。这根细铜丝的一端,用晾衣服的竹夹子夹在收音机中频放大部分的输出端,另一端则在靠近中频放大部分的输入端的附近。当这个附近的距离,在大约2厘米到2毫米的范围内调整。这时,在465千周工作的中频放大器的一部分输出,通过这根细铜丝,以电感形式正反馈到中频放大器的输入端,形成了中频再生。

56’03”

李侠被抓进宪兵队。遭受刑讯。李侠坚贞不屈。不招认自己是共产党或者是抗日分子。

影片没有讲出的故事是:日寇的无线电专家整整用了8个月时间来研究、审查李白的设备。他们的技术鉴定是:发报机完好,处于工作状态;但是,案犯没有收报机。只有发报机,没有收报机,无法形成现行电台的证据。案犯家里的收音机,经过反复验证,只能收音,不能收报。

因此,没有现行电台的证据,就是影片没有讲出的李侠获释的技术原因。

11550

李侠从76号放出。76号是当时的极斯飞尔路76号,日寇专门迫害抗日志士的特务机关。极斯飞尔路现在是上海的万航渡路。

无论是懂得无线电技术的,还是对于不懂无线电技术的观众,会提出的另一个问题是:当年日寇的残酷,人所共知: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影片中的李侠坚贞不屈,不肯招供,怎么反而被日寇释放了呢? 即便没有现行电台的证据,日寇为什么就放了李白了呢?

如前所述,担保李白出狱的是周佛海,当时日寇卵翼下的汪精卫伪政权的警政部长兼上海特别市市长。周佛海曾经是中国共产党的创建人之一,中共一大代表。周佛海投敌后,为了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也通过种种渠道,和重庆的国民政府保持着联系。而周佛海的儿子周幼海恰恰就是中共党员。

李白被捕后,中共中央和中共上海地下党全力营救的任务落在了华克之的身上。华克之又名张建良。中共特科的骨干之一。华克之在自己多如牛毛的社会关系中,选定了一个恰如其分的中人任庵。任庵的父亲是一个满清重臣。家境富可敌国。在长沙的私家收藏是有20多万册的取名为岳阳楼的藏书楼。任庵和周佛海的私交很好。李白的案情又不严重。于是,周佛海就顺水推舟了。1949年以后,任庵在香港从事中共的秘密工作。1970年代在香港终老。

观众的下一个问题是,李白从1939年冬到1941年秋,历时一年零九个月,从涂作潮那里学会了机务技术,成为“全能的无线电人才。”那么,发明了这个史无前例的无形收报机的涂作潮的学历和特工资历,到底有多高深呢? 答案可能难以置信:全部学历累计不足9年。家境贫寒的涂作潮,在学徒做木匠前后,断续地上过私塾,乡村小学,教会学校,工人夜校,加上他留苏的45个月,包括学习、实践和实习无线电技术的13个月!

不仅如此,涂作潮的故事实际是从丑小鸭的故事开始的。19251117日,他所就读的莫斯科东方大学中共旅莫支部对于他的评语是:“暴躁。不知秘密工作。喜弄手枪。很勇敢。能够站在团体之内。”涂作潮是19286月到7月在莫斯科召开的中共六大的指定参加代表。六大前夕,驻共产国际的中共代表张国焘和六大秘书长周恩来先后指令涂作潮在苏联秘密学习无线电技术。六大期间,周恩来夫妇昵称涂作潮木匠,从此约定俗成了涂作潮在秘密工作中的终身代号。在他就读列宁格勒伏龙芝军事联络学校10个月后的1929911日的业务学习鉴定是“基础差,底子薄,高等数学几乎等于零有可能无法完成10个月的速成班学习。推荐的将来工作是:宣传。”让无线电专业的学生去做宣传工作,寓意很清楚:这个学生结业后,无法胜任业务工作。

19303月到19313月,涂作潮在上海的中共中央特科担任机务员和机务教员。1931320日涂作潮到达江西中央红军总司令部,先后担任机务员,机务教员,无线电队政委,中央军委材料处主任和军委无线电材料厂厂长,直到193410月红军长征开始时。 19316月底,第三次反围剿开始前,涂作潮在仅限于几个中央首长和嫡系无线电人员知晓的情况下,给当时的红军电台增设了4070米的波段。

当时红军缴获的国军电台的频率是80130米。国军因此在80130米的波段范围内监听红军的电讯内容。有了涂作潮增设的4070米的波段,红军就能在自己的4070米波段里收发自己的电报,而在国民党守株待兔的80130米的波段里,收发声东击西的假电报。此外,当时的上海党中央的电讯频率也是4070米波段。江西中央红军终于在193189月份,用4070米波段联系上了上海党中央。

李白随长征部队到陕北后,涂作潮独自一人在西安事变前夕制作了三部适合秘密工作使用的电台。第一部是5瓦小型电台。第二部是交直流两用的5瓦小型电台。第三部是100瓦电台,其中的收报部分使用直流。西安事变当日,19361212日,西安停电。捉蒋的消息由那部5瓦的交直流两用电台发出。1936年年底,周恩来指令涂作潮去上海恢复、开设、发展并隐蔽在上海的中共秘密电台。

1937年元旦,涂作潮从西安潜入上海后,立即恶补超外差无线电技术。1934年开始,国际上流行的超外差收音机进入上海。和以前市售的再生式或者超再生式收音机相比,超外差收音机的灵敏度和选择性更好。涂作潮要开设无线电修理行做社会职业掩护,如果修理不了超外差收音机,就可能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但是,涂作潮此时的超外差技术,仅限于在苏联老师那里学到的一些蜻蜓点水,而自己的实践却绝无仅有。半年之后,涂作潮有底气了,就在上海赫德路,也就是今天的常德路572号开设了恒利无线电公司。

19377月到1940年的某日,这中间的时间一共是3年。涂作潮的超外差技术不仅有了很大的长进,而且让他在有意无意间,捅破了一层窗户纸,发现了中频再生现象可以临时充作差频振荡器的秘密。超外差收音机都有中频放大,而再生或超再生收音机没有中频放大。也就是说,如果涂作潮没有娴熟地掌握了超外差技术,就绝不会有无形收报机的发明。

观众们也会问:发明无形收报机属于偶然,还是必然?

如果涂作潮凡是按照教科书办事,则永远不会有这项发明,因为教科书对于中频再生引起的二次振荡,或者中频再生造成的啸叫,自打有了超外差技术那天起就存在的中频再生,必须消除之,绝无废物利用或者变废为宝的道理。

客观地回顾历史,涂作潮的这项发明应该属于偶然。但是,涂作潮的特别之处却是,仔细留心这种啸叫,也顺着中频再生的问题往下想问题。别人都要去之而后快的问题,他却逆向思维地加以利用了。偶然也好,必然也好,他经意或不经意间,把这层窗户纸给捅破了。今天,只要把无形收报机的图纸画出,任何一个从事无线电通信的人都能一眼看出这个间谍收报机的奥妙:中频再生形成差频振荡器。

观众下一个问题是,涂作潮对于无形收报机的保密,做到什么程度?无形收报机最后是如何解密的?

1956年涉及潘汉年案的全国审干运动中,涂作潮上交了18千字的自传。他只是在目录中提及“1940年利用收音机收报成功,”而在行文中却只字不提。涂作潮准备把这个秘密带进棺材,除非隐蔽战线的统帅周恩来亲自过问详细。19681969年文革甚嚣尘上,在电子部被非法关押中的涂作潮遭受百余次刑讯,累计超过1千小时。他的罪名之一是国际间谍。对于无线电懂行的专案组重刑逼供的内容之一是无形收报机。涂作潮被迫交代了无形收报机的工作原理中频再生。但是涂作潮交代的无形收报机的制作工艺却是假的两个线圈:一个接中频放大的输出,另一个接收报机振荡管的输入,适度的电感偶合形成中频再生;具备机务知识的报务员就能驾驭这个临时差频振荡器了。专案人员信以为真。如果他们照猫画虎地做一遍,就会发现涂作潮交代的制作工艺是假的了。

1980年开始,在全国党史资料征集活动的鲜花和掌声中,涂作潮依然守口如瓶。在涉及李白密台的回忆中,他只是重复了1968-1969年的交代内容。1984年底涂作潮去世前,主管机要的党中央一把手没有向涂作潮求证无形收报机的秘密,因此无形收报机的秘密就随着涂作潮的离去而离去了。1981118日,前中共中央副主席、原中央特科科长陈云在前中调部长罗青长、前特科通信科长(后外贸部长兼国务院顾问)李强和时任国家安全部部长凌云的陪同下,短暂接见过涂作潮,没有提及无形收报机的问题。

2006年涂作潮的幼子涂胜华在燕郊自费修建了涂作潮陈列室。时至2014年,大小20个房间里展放了近1500/份档案和实物。2007年,涂作潮三子涂延华开始仿制无形收报机的实体可操作模型。时至2009年成功之前,涂延华在几十次的努力中发现,如果按照父亲说的制作工艺,永远不会成功。涂延华最后成功了制作工艺原来是这样,而且竟然如此简单!

观众再下一个问题是,涂作潮以后还有什么发明创造吗?

1956年退役的特工涂作潮是上海重工业二局的技术处副处长。他和吴琼和黄渭渔两位同事一起,用国家的200元人民币的拨款,成功仿制了苏联老大哥对中国也封锁的辐射探矿仪,并立即批量投产。辐射探矿仪是寻找铀矿的必须设备。而铀则是原子弹的粮食。 2010年中国推出了没有涂作潮-吴琼-黄渭渔半点踪影的讴歌两弹一星功勋的40集电视连续剧《五星红旗,迎风飘扬》。在该电视剧第四集中,出现了15秒钟的解密了的1956年在广西发现铀矿的保密纪录片的片段。勘探人员用的两款辐射探矿仪,和1956年涂作潮-吴琼-黄渭渔提交的样机图纸完全一致。

气象预报的数据来自全国几十乃至百余观测点每天都要用气球施放的探空仪。探空仪把搜集到的气压、温度和湿度数据传输到地面接收站。探空仪也是西方国家对于中国禁运的物品。苏联老大哥卖给中国的探空仪又过于昂贵。涂作潮-黄渭渔-吴琼在零国家拨款的情况下,也在两个月内成功仿制了苏联的探空仪。探空仪的湿度传感器是一根细软的毛发。给仿制泼冷水的苏联专家说,这可是法国女人的头发!涂作潮在红军时代的老战友之一是上海市公安局副局长杨光池。杨局长和部属在上海的搜寻结果是,根本找不到法国女人。某日,他们三人忽然想到,能不能用初生婴儿的胎毛代替呢? 他们成功了。

1958年,苏联通过捷克援助上海电机厂的项目到货了。当时担任上海电机厂厂长助理的涂作潮,冒着反苏的政治风险,认定捷克提供的电机转子短路探测仪的图纸是假的。他顶着众人的冷嘲热讽,三个月不回家,一个人没日没夜地忙活起来。最后他成功了做出了电机转子短路探测仪。2008年,涂胜华在涂作潮遗留下的一个笔记本中发现了这个电机转子短路测试仪的概要图纸。但是,父亲对于辐射探矿仪的任何技术细节,都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因为辐射探矿仪在当时属于保密的军品。

观众们一定会问:涂作潮和家人是怎么纪念李白的?

1949828日,时任在上海的中央无线电器材公司首席军代表的涂作潮带领冯道生等四位同事前往参加李白烈士追悼会。上海市的领导人,李白烈士遗属和亲密战友们都在主席台就座。涂作潮和冯道生等就站立在台下千余群众队伍中。1967年,冯道生是航天部200厂的厂长。其时正值文革,电子部前身的四机部的造反派外调找到了冯道生。直到此时,冯道生才知道涂作潮和李白的关系。

1958年某日,涂作潮正在制作影片中的电键道具。三子涂延华时年14岁看得出神。父亲说,你来试试。涂延华兴致勃勃中突然回头,但见父亲满目哀伤,悲怆道:只有鬼才收得着。

剧组给涂作潮30元道具费,涂作潮婉拒。剧组在国际饭店14楼的中餐厅宴请致谢,涂作潮又婉拒。最后由夫人张小梅带三子涂延华,二女涂平华和幼子涂胜华赴宴。

1958年,影片在上海首映时,时年7岁的涂胜华换好干净衣服后兴高采烈,母亲低沉地说:你有什么好高兴的?你要去和一个已经牺牲了好多年的好人见面。高兴得起来吗? 当晚,母亲没有去看电影。

1965年夏,烈士遗孀裘惠英在中联部礼堂讲述李白烈士的故事。听众席中的涂胜华时年14岁。时候涂胜华问父亲:你不是李白叔叔的师傅吗?怎么裘阿姨讲了两个半小时,一个字也没有提到你这个师傅?父亲答,人家都牺牲了那么多年了。我还活着。我有什么好讲的?    

1965年夏,裘惠英因为在北京处理重要的私人事务,在翠微路2号楼3单元203室两卧一门厅的涂家借住月余,和涂作潮夫妇挤住朝南的一间。涂作潮二子涂中华(时年22岁,1968726日非正常死于北京电子管厂军管会的非法关押中)、幼女涂平华(时年16岁)和幼子涂胜华(时年14岁)住朝北一间。

19947月,涂作潮遗孀张小梅肺癌去世前一周左右,接待了北京电视台《百部爱国主义教育影片》栏目的采访。张小梅已经虚弱到了眼睛也睁不开的地步。但是,深刻的历史记忆,仍然让她竭力讲出了这样的话:在福声公司的时候,人们叫涂作潮是蒋师傅,叫李白是李先生。李白对我很尊重。

19941014日,北京邮电大学举行李白烈士雕像揭幕仪式。校长办公室请涂胜华帮忙,联络并代为邀请有关人士。涂胜华自费聘请中国人民大学中共党史专业的一个研究生勤工俭学两周,一共查核并送达25份请柬。是日通过涂胜华渠道到场的,和李白有历史渊源的本人或遗属共22户,含中调部长罗青长,原军委秘书长伍云甫子、中央委员伍绍祖,中办主任曾庆红,总参二部部长刘少文遗属,总参通信部原部长江文,副部长龙振彪等。 由于校方对于来宾不熟悉,遂请涂胜华逐一介绍来宾和李白的渊源。

2012710日和11日上海电视台《往事》频道时长共42分钟的《沉浮谍海的传奇木匠》披露,涂作潮谢绝了剧组为他在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中的冠名。

时至20148月,位于河北省三河市燕郊镇西柳河屯村南端的涂作潮陈列室收展的近1500/份档案和实物中,涉及李白和无形收报机的部分内容是:

上海威海路338号前门和后门从1970年代起使用的门牌原件、该建筑物的201的模型、该建筑物2010年拆除时的遗留的四块地基砖头、2003年拍摄的该建筑物宽幅全景照片等;

当年师傅和徒弟两家做夜宵用的两个一样的煤油炉中的涂作潮家的这个;当年师傅和徒弟为防止零件滚落的两个一样的白色托盘中的涂作潮用的这个;

涂延华制作的无形收报机的实体可操作展示板;无形收报机的可操作实体模型;用数码镜框播放的2013512日操作实况;

涉及前述的影片的截屏10幅;英国德拉鲁公司2008年制作的根据涂作潮假制作工艺而制作的涂作潮无形收报机线路原理图水印;

华克之任庵周佛海照片;1949829日上海《解放日报》李白烈士追悼会实况报导;当年福声公司交通员何健础、当年往来福声公司的并安排李白被捕后涂作潮撤离的地下党刘人寿、当年通知涂作潮关于李白被捕消息的康善贤、当年掩护涂作潮撤离上海的王尧山、当年福声公司上级领导王少春和龚饮冰等的照片、遗孀裘惠英签署的烈士遗照等。

截止20171231日,涂作潮的蛛丝马迹没有出现在自1987年开馆的位于上海黄渡路107弄由国家拨款建立的共三层小楼的李白烈士故居纪念馆中。

出版物名录

Public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