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作潮陈列室
Tu Zuochao Exhibition
Tel+86 13901338382
涂作潮简介
目录和广告
文献和故事
被湮没的英雄
视频和音频
出版物名录
评论和留言
联系我们
The Fake Prop in a Spy Movie based on a True Story Part 3《真实故事的影片中的假道具--1958年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揭秘》第三部分

零九个月,从涂作潮那里学会了机务技术,成为“全能的无线电人才。”那么,发明了这个无形收报机的涂作潮的学历和特工资历,到底有多高深呢? 答案可能难以置信:全部学历累计不足9年。涂作潮在学徒做木匠前后,断续地上过私塾,乡村小学,教会学校,工人夜校,加上他留苏的45个月,其中包括学习和实践无线电的13个月。

不仅如此,涂作潮的故事实际是从丑小鸭的故事开始的。19251117日,他所就读的莫斯科东方大学中共旅莫支部对于他的评语是:“暴躁。不知秘密工作。喜弄手枪。很勇敢。能够站在团体之内。”涂作潮是19286月到7月在莫斯科召开的中共六大的指定参加代表。六大前夕,驻共产国际的中共代表张国焘和六大秘书长周恩来先后指令涂作潮在苏联秘密学习无线电技术。六大期间,周恩来夫妇昵称涂作潮木匠,从此约定俗成了涂作潮在秘密工作中的终身代号。在他就读列宁格勒伏龙芝军事联络学校10个月后的1929911日的业务学习鉴定是“基础差,底子薄,高等数学几乎等于零有可能无法完成10个月的速成班学习。推荐的将来工作是:宣传。”这里的寓意很清楚:这个学生结业后,无法胜任无线电本职工作。

19301230日,江西的朱毛红军粉碎国军的第一次围剿,俘虏了10个国军通信兵,在武装监管下强制留用。1928年中国六大的决议之一是,为了节约培养红军专业人员的时间和经费,是凡在作战中俘虏的医生、护士、炮兵、防化兵、通信兵、工程兵乃至飞机驾驶员一律不准释放,必须强制留用,不从者或不轨者就地正法。

十名强制留用人员中的报务员韦文宫,在值机期间联系了他在国军中的故旧,即遭处决。而国军也因此得知,共军已经利用缴获的国军电台服务于自己的军事通信。

19303月到19313月,涂作潮在上海的中共中央特科担任机务员和机务教员。1931320日涂作潮到达江西中央红军总司令部,先后担任机务员,机务教员,无线电队政委,中央军委材料处主任和军委无线电材料厂厂长,其重要职责之一也是技术监管被强制的留用人员,直到193410月红军长征开始时。

19316月底,第三次反围剿开始前,涂作潮在仅限于几个中央首长和嫡系无线电人员知晓的情况下,给当时的红军电台秘密地增设了4070米的波段。

当时红军缴获的国军电台工作在80130米。国军因此在这个波段范围内监听红军的电讯。现在红军在自己的4070米波段里收发自己的电报,而在国民党守株待兔的80130米的波段里,收发声东击西的假电报。最重要的是,当时的上海党中央的电讯频率也是4070米波段。江西中央红军终于在193189月份,用4070米波段联系上了上海党中央。

李白随长征部队到陕北后,涂作潮独自一人在西安事变前夕制作了三部适合秘密工作使用的电台。第一部是5瓦小型电台。第二部是交直流两用的5瓦小型电台。第三部是100瓦电台,其中的收报部分使用直流。

便于隐秘的5瓦电台的发射信号,从西安发出,经过370公里的通信传输到达陕北瓦窑堡时,就是蚊子的嗡嗡声。如果赶上天气不好,或西安市内的电气或电子干扰,则更雪上加霜。

中共中央极度重视西安密台和陕北的联系,特地在西安北面100公里的洛川,增设了中转台。由两个重量级的人物主持洛川中转台中央军委二局局长曾希圣和西北工委书记朱理治。

西安事变当日,19361212日,西安停电。捉蒋的消息由那部5瓦的交直流两用电台发出。1936年年底,周恩来指令涂作潮去上海恢复、开设、发展并隐蔽在上海的中共秘密电台。

1934年开始,国际上流行的超外差收音机进入上海。和以前市售的再生式或者超再生式收音机相比,超外差收音机的灵敏度、稳定度和选择性更好

1937年元旦,涂作潮化名蒋林根从西安潜入上海后,立即恶补超外差无线电技术。涂作潮要开设无线电修理行做社会职业掩护,如果修理不了超外差收音机,就可能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但是,涂作潮此时的超外差技术,仅限于在苏联老师那里学到的一些蜻蜓点水,而自己的实践却绝无仅有。

为此,34岁的蒋师傅拜了18岁的永生电表厂厂长虞瑞中做超外差收音机的师傅。这个蒋师傅也装傻充愣地在别的无线电行一副轧闹猛,看热闹的样子,实则偷艺。半年之后,涂作潮有底气了,就在上海赫德路,也就是今天的常德路572号开设了恒利无线电公司。

19377月到1940年某日的3年中。涂作潮的超外差技术不仅有了很大的长进,而且让他在有意无意间,捅破了一层窗户纸,发现了中频再生可以临时充作差频振荡器的秘密。超外差收音机都有中频放大,而再生或超再生收音机没有中频放大。也就是说,如果涂作潮没有娴熟地掌握了超外差技术,就绝不会有无形收报机的发明。

观众们也会问:发明无形收报机属于偶然,还是必然?

如果涂作潮凡是按照教科书办事,则永远不会有这项发明,因为教科书对于中频再生引起的二次振荡,或者中频再生造成的啸叫,自打有了超外差技术那天起就存在的中频再生,必须消除之,绝无废物利用或者变废为宝的道理。

客观地回顾历史,涂作潮的这项发明应该属于偶然。但是,涂作潮的特别之处却是,仔细留心这种啸叫,也顺着中频再生的问题往下想问题。别人都要去之而后快的问题,他却逆向思维地加以利用了。偶然也好,必然也好,他经意或不经意间,把这层窗户纸给捅破了。今天,只要把无形收报机的图纸画出,任何一个行家都能一眼看出这个间谍收报机的奥妙:中频再生形成差频振荡器。

观众下一个问题是,涂作潮对于无形收报机保密到什么程度?无形收报机最后是如何解密的?

1956年,涂作潮上交了18千字的自传。他只在目录中提及“1940年利用收音机收报成功”,却不在行文中叙述。他准备带走这个秘密,除非隐蔽战线统帅周恩来另有指示。19681969年文革甚嚣尘上,在电子部牛棚中的涂作潮受百余次刑讯,累计超过1千小时。涂作潮交代了无形收报机的工作原理中频再生。但是他交代的制作工艺却是假的两个线圈:一个接中频放大的输出,另一个接振荡管的输入。适度的电感偶合形成中频再生;具备机务知识的报务员能驾驭这个临时差频振荡器。专案人员信以为真。如果他们照猫画虎地做一遍,就会发现涂作潮交代的假制作工艺了。

1980年开始,在全国党史资料征集活动的鲜花和掌声中,涂作潮依然守口如瓶。在涉及李白的回忆中,他只是重复了1968-1969年的交代内容。1984年底涂作潮去世前,主管机要的党中央一把手没有向涂作潮求证无形收报机的秘密,因此无形收报机的秘密就随着涂作潮的离去而离去了。

2006年涂作潮的幼子涂胜华在燕郊自费修建了涂作潮陈列室。时至2014年,大小20个房间里展放了近1500/份档案和实物。2007年,涂作潮三子涂延华开始仿制无形收报机的可操作模型。时至2009年成功时,延华在几十次努力后发现,如果按照父亲说的制作工艺,永远不会成功。涂延华最后成功了制作工艺原来是这样的简单!

观众的下一提问:曾经的特工涂作潮以后还有什么发明创造吗?

仅用200元人民币完成了辐射探矿仪的样机

1955年,中国的原子弹上马。苏联老大哥不希望中国的原子弹独立。苏联也拒绝向中国出售寻找铀矿的辐射探矿仪。

1956年涂作潮是上海重工业二局的技术处副处长。他和吴琼和黄渭渔两位同事一起,用国家的200元人民币拨款,在没有实验室的情况下,两个月内成功仿制了苏联的YP-4M型辐射探矿仪,做出了样机,含一次仪表的盖革计数管。辐射探矿仪是寻找铀矿的必须器具。而铀则是原子弹的粮食。2010年播出的40集电视连续剧《五星红旗,迎风飘扬》第四集中,出现了15秒钟的1956年在广西发现铀矿的解密纪录片。勘探人员用的两款辐射探矿仪,和当年重二局提交的图纸完全一致。1956年上海亚美无线电厂首产辐射探矿仪,南京电子管厂首产盖革计数管。1957年上海时代电子仪器厂被移交生产辐射探矿仪。1956年涂作潮授三级工程师,黄渭渔授五级,吴琼六级。

婴儿胎毛代替法国女人头发,成功仿制了苏联的探空仪

气象预报的数据来自全国几十乃至百余观测点每天都要用气球施放的探空仪。探空仪把搜集到的气压、温度和湿度数据传输到地面接收站。探空仪也是西方国家对于中国禁运的物品。苏联老大哥卖给中国的探空仪又过于昂贵。涂作潮-黄渭渔-吴琼在零国家拨款的情况下,也在两个月内成功仿制了苏联的探空仪。探空仪的湿度传感器是一根细软的毛发。给仿制泼冷水的苏联专家说,这可是法国女人的头发!涂作潮在红军时代的老战友之一是上海市公安局副局长杨光池。杨局长和部属在上海的搜寻结果是,根本找不到法国女人。某日,他们三人忽然想到,能不能用初生婴儿的胎毛代替呢? 他们成功了。

一个人做出了电机转子短路探测仪

1958年,苏联通过捷克援助上海电机厂的项目到货了。当时担任上海电机厂厂长助理的涂作潮,冒着反苏的政治风险,认定捷克提供的电机转子短路探测仪的图纸是假的。他顶着众人的冷嘲热讽,三个月不回家,一个人没日没夜地忙活起来。最后他做出了电机转子短路探测仪。在涂作潮遗留下的笔记本记录了这个电机转子短路测试仪的线路图。但是,涂作潮没有留下当时属于保密的军工产品的辐射探矿仪的任何记录。

观众可能还会问:涂作潮和家人是怎么纪念李白的?

1949828日,时任中央无线电器材公司军代表的涂作潮和冯道生等四位同事参加李白烈士追悼会。上海市的领导人,李白烈士遗属和亲密战友们都在主席台就座。涂作潮和冯道生等就站立在台下千余群众队伍中。1967年,冯道生是航天部200厂的厂长。其时正值文革,四机部的造反派外调找到了冯道生。直到此时,冯道生才知道涂作潮和李白的关系。

1958年某日,涂作潮正在制作影片中的电键道具。三子涂延华时年14岁,看得出神。父亲说,你来试试。延华兴致勃勃中突然回头,但见父亲满目哀伤,悲怆道:只有鬼才收得着。湖南方言中对于已经逝去的亲友的称呼是鬼,或死鬼。

剧组给涂作潮30元道具费,涂作潮婉拒。剧组在国际饭店14楼的中餐厅宴请致谢,涂作潮又婉拒。最后由夫人张小梅带三子涂延华,二女涂平华和幼子涂胜华赴宴。那天晚宴,李白烈士遗孀裘惠英携遗孤李恒胜出席。

1958年,影片在上海首映时,7岁的涂胜华换好干净衣服后兴高采烈,母亲低沉地说:你有什么好高兴的?你要去和一个已经牺牲了好多年的好人见面。高兴得起来吗? 当晚,母亲没有去看电影。

1964年夏涂作潮从上海调北京四机部休养。

1965年夏,烈士遗孀裘惠英在中联部礼堂讲述李白烈士的故事。听众席中的涂胜华时年14岁。事后,胜华问父亲:你不是李白叔叔的师傅吗?怎么裘阿姨讲了两个半小时,一个字也没有提到你这个师傅?父亲答,人家都牺牲了那么多年了。我还活着。我有什么好讲的?   

1965年夏,裘惠英因为在北京处理重要的私人事务,在翠微路2号楼3单元203室两卧一门厅的涂家借住月余,和涂作潮夫妇挤住朝南的一间。涂作潮二子中华(时年22岁,1968726日非正常死于北京电子管厂军管会的非法关押中)、幼女平华(时年16岁)和幼子胜华(时年14岁)住朝北一间。

1980年,北京人民大会堂江苏或福建厅内举行中共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关于中央特科的座谈会。到会八人,都是1930年的特科人员。会议临结束时,1930年的特科四科即交通科科长,1980年的外贸部长兼国务院顾问的李强说:“今天开会,木匠没有说话。我们这些人有今天,不一定有明天了。请马上在会议记录上补充木匠的两件事。他在1931年是中共中央代表,从上海飞南昌,去解决(救赎)张辉瓒的的事情了。木匠还有一件大家很少知道的事情。他的徒弟李白,就是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里的李侠)”

19947月,涂作潮遗孀张小梅肺癌去世前一周,接待了北京电视台《百部爱国主义教育影片》栏目的采访。张小梅已经虚弱到了眼睛也睁不开的地步。但是,深刻的历史记忆,仍然让她竭力讲出了这样的话:在福声公司的时候,人们叫涂作潮是蒋师傅,叫李白是李先生。李白对我很尊重。

19941014日,北京邮电大学举行李白烈士雕像揭幕仪式。校长办公室请涂胜华帮忙,联络并代为邀请有关来宾。涂胜华自费聘请中国人民大学中共党史专业的一个研究生勤工俭学两周,一共查核并送达或转送25份请柬。是日通过涂胜华渠道到场的,和李白有历史渊源的本人或遗属共22户,含中调部长罗青长,原军委秘书长伍云甫子、中央委员伍绍祖,中办主任曾庆红,总参二部部长刘少文遗属,总参通信部原部长江文,副部长龙振彪等。 由于校方对于来宾不熟悉,遂请涂胜华逐一介绍来宾和李白的渊源。

2012710日和11日上海电视台《往事》频道时长共42分钟的《沉浮谍海的传奇木匠》披露,涂作潮谢绝了剧组为他在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中的冠名。

时至2018年,位于河北省三河市燕郊镇西柳河屯村南端的涂作潮陈列室收展的近1500/份档案和实物中,或者是暂时位于美国 720 Clear Spring Road, Great Falls, VA 22066的涂作潮陈列室收展的1,400余件/份档案和实物中,涉及李白和无形收报机的部分内容是:

上海威海路338号前门和后门的门牌原件、该建筑物的201的模型、该建筑物2010年拆除时的四块地基砖头、1998年拍摄的该建筑物宽幅全景照片等;

当年师傅和徒弟两家做夜宵用的两个一样的煤油炉中的涂作潮家的这个;当年师傅和徒弟为防止零件滚落的两个一样的白色托盘中的涂作潮用的这个;

涂延华制作的无形收报机的实体可操作展示板;无形收报机的可操作实体模型;用数码镜框播放的2012512日操作实况;

涉及前述的影片的截屏10幅;英国德拉鲁公司2008年制作的根据涂作潮假制作工艺而制作的涂作潮无形收报机线路原理图水印;

华克之任庵周佛海照片;1949829日上海《解放日报》李白烈士追悼会实况报导;当年福声公司交通员何健础、当年往来福声公司的并安排李白被捕后涂作潮撤离的地下党刘人寿、当年通知涂作潮关于李白被捕消息的康善贤、当年掩护涂作潮撤离上海的王尧山、当年福声公司上级领导王少春和龚饮冰等的照片、遗孀裘惠英签署的烈士遗照等;

刘鼎、李克农、刘少文、龚饮冰、王诤等亲签或亲笔写出的关于涂作潮的外调证词。

 

后续故事

截止2017年年底,涂作潮的任何蛛丝马迹没有出现在自1987年开馆的位于上海黄渡路107弄由国家拨款建立的李白烈士故居纪念馆的三层小楼中。1987年纪念馆开幕时,邀请了若干位北京的来宾,其中没有涂作潮遗孀、裘惠英在新中国成立后一直称呼为蒋师母和张大姐的张小梅。张小梅1992年尚能从北京去澳大利亚。  

2019511日,美国首都华盛顿国家间谍博物馆的秘密电讯展区展出了涂作潮发明无形收报机和李白使用无形收报机智斗日寇的故事。

202043日,中央四台《国家记忆》栏目播出的《电波铸魂》引用了上海某副教授的说辞:无形收报机是“涂作潮和李白共同研究(的成果)。”

202072419:00,美国洛杉矶的一位无线电爱好者,用亚马逊网购的80多年陈的产于1937年的RCA Victor 85T1型五灯机,用涂作潮的真实工艺,收报成功。频率是7.048兆赫即42.57米,正好在4070米波段的范围内。

以上大部于2019611日上传FaceBookshenghua-zuochao-tu

出版物名录

Public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