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作潮陈列室
Tu Zuochao Exhibition
Tel+86 13901338382
涂作潮简介
目录和广告
文献和故事
被湮没的英雄
视频和音频
出版物名录
评论和留言
联系我们
The Fake Prop in a Spy Movie based on a True Story Part 3《真实故事的影片中的假道具--1958年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揭秘》第三部分

客观地回顾历史,涂作潮的这项发明应该属于偶然。但是,涂作潮的特别之处却是,仔细留心这种啸叫,也顺着中频再生的问题往下想问题。别人都要去之而后快的问题,他却逆向思维地加以利用了。偶然也好,必然也好,他经意或不经意间,把这层窗户纸给捅破了。今天,只要把无形收报机的图纸画出,任何一个行家都能一眼看出这个间谍收报机的奥妙:中频再生形成差频振荡器。

观众下一个问题是,涂作潮对于无形收报机保密到什么程度?无形收报机最后是如何解密的?

1956年,涂作潮上交了18千字的自传。他只在目录中提及“1940年利用收音机收报成功”,却不在行文中叙述。他准备带走这个秘密,除非隐蔽战线统帅周恩来另有指示。19681969年文革甚嚣尘上,在电子部牛棚中的涂作潮受百余次刑讯,累计超过1千小时。涂作潮交代了无形收报机的工作原理中频再生。但是他交代的制作工艺却是假的两个线圈:一个接中频放大的输出,另一个接振荡管的输入。适度的电感偶合形成中频再生;具备机务知识的报务员能驾驭这个临时差频振荡器。专案人员信以为真。如果他们照猫画虎地做一遍,就会发现涂作潮交代的假制作工艺了。

1980年开始,在全国党史资料征集活动的鲜花和掌声中,涂作潮依然守口如瓶。在涉及李白的回忆中,他只是重复了1968-1969年的交代内容。1984年底涂作潮去世前,主管机要的党中央一把手没有向涂作潮求证无形收报机的秘密,因此无形收报机的秘密就随着涂作潮的离去而离去了。

2006年涂作潮的幼子涂胜华在燕郊自费修建了涂作潮陈列室。时至2014年,大小20个房间里展放了近1500/份档案和实物。2007年,涂作潮三子涂延华开始仿制无形收报机的可操作模型。时至2009年成功时,延华在几十次努力后发现,如果按照父亲说的制作工艺,永远不会成功。涂延华最后成功了制作工艺原来是这样的简单!

观众的下一提问:曾经的特工涂作潮以后还有什么发明创造吗?

仅用200元人民币完成了辐射探矿仪的样机

1955年,中国的原子弹上马。苏联老大哥不希望中国的原子弹独立。苏联也拒绝向中国出售寻找铀矿的辐射探矿仪。

1956年涂作潮是上海重工业二局的技术处副处长。他和吴琼和黄渭渔两位同事一起,用国家的200元人民币拨款,在没有实验室的情况下,两个月内成功仿制了苏联的YP-4M型辐射探矿仪,做出了样机,含一次仪表的盖革计数管。辐射探矿仪是寻找铀矿的必须器具。而铀则是原子弹的粮食。2010年播出的40集电视连续剧《五星红旗,迎风飘扬》第四集中,出现了15秒钟的1956年在广西发现铀矿的解密纪录片。勘探人员用的两款辐射探矿仪,和当年重二局提交的图纸完全一致。1956年上海亚美无线电厂首产辐射探矿仪,南京电子管厂首产盖革计数管。1957年上海时代电子仪器厂被移交生产辐射探矿仪。1956年涂作潮授三级工程师,黄渭渔授五级,吴琼六级。

婴儿胎毛代替法国女人头发,成功仿制了苏联的探空仪

气象预报的数据来自全国几十乃至百余观测点每天都要用气球施放的探空仪。探空仪把搜集到的气压、温度和湿度数据传输到地面接收站。探空仪也是西方国家对于中国禁运的物品。苏联老大哥卖给中国的探空仪又过于昂贵。涂作潮-黄渭渔-吴琼在零国家拨款的情况下,也在两个月内成功仿制了苏联的探空仪。探空仪的湿度传感器是一根细软的毛发。给仿制泼冷水的苏联专家说,这可是法国女人的头发!涂作潮在红军时代的老战友之一是上海市公安局副局长杨光池。杨局长和部属在上海的搜寻结果是,根本找不到法国女人。某日,他们三人忽然想到,能不能用初生婴儿的胎毛代替呢? 他们成功了。

一个人做出了电机转子短路探测仪

1958年,苏联通过捷克援助上海电机厂的项目到货了。当时担任上海电机厂厂长助理的涂作潮,冒着反苏的政治风险,认定捷克提供的电机转子短路探测仪的图纸是假的。他顶着众人的冷嘲热讽,三个月不回家,一个人没日没夜地忙活起来。最后他做出了电机转子短路探测仪。在涂作潮遗留下的笔记本记录了这个电机转子短路测试仪的线路图。但是,涂作潮没有留下当时属于保密的军工产品的辐射探矿仪的任何记录。

观众可能还会问:涂作潮和家人是怎么纪念李白的?

1949828日,时任中央无线电器材公司军代表的涂作潮和冯道生等四位同事参加李白烈士追悼会。上海市的领导人,李白烈士遗属和亲密战友们都在主席台就座。涂作潮和冯道生等就站立在台下千余群众队伍中。1967年,冯道生是航天部200厂的厂长。其时正值文革,四机部的造反派外调找到了冯道生。直到此时,冯道生才知道涂作潮和李白的关系。

1958年某日,涂作潮正在制作影片中的电键道具。三子涂延华时年14岁,看得出神。父亲说,你来试试。延华兴致勃勃中突然回头,但见父亲满目哀伤,悲怆道:只有鬼才收得着。湖南方言中对于已经逝去的亲友的称呼是鬼,或死鬼。

出版物名录

Publications